積極參與全球投資治理

2020-08-14
14 2020-08

08:38

分享
來源:《學習時報》作者:文洋

  當前,國際投資領域正在發生一些顯著的變化,概括起來突出表現在3個方面:一是趨勢變化。全球投資流量從2016年開始持續下降,2018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流量下降了13%,降至1.3萬億美元,這是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二是政策變化。各國加強投資安全監管,對外國投資審查更加嚴格。三是格局變化。我國在全球投資中的地位日益提升,2018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排名為全球第二,存量排名為全球第三?;诖?,我國參與全球投資治理也面臨著新的機遇與挑戰,應從5個方面積極參與。

  加強國際投資政策協調,妥善應對投資安全監管變化

  2018年約55個經濟體推出了至少112項影響外國投資的措施,這些措施中有超過1/3是對外國投資施加限制,是20年來的最高數量。這些投資限制體現在3個方面:一是擴大了外資審查的范圍,二是降低了投資審查的門檻,三是擴展了外國投資的定義。最有代表性的是美國出臺的《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該法案把監管范圍擴大到任何“新興技術”行業,并且對“新興技術”的定義非常模糊和寬泛。不僅是美國,其他發達國家也加大了投資安全監管力度,如澳大利亞收緊了電力行業、購買農業用地的審查程序,比利時建立了新的外資篩查機制,法國擴大了關鍵技術的定義,將人工智能、網絡安全、機器人等行業納入投資安全監管的范圍。與此同時,許多東道國政府阻止外國收購項目,2018年有22筆超過5000萬美元的跨境并購由于監管或政治原因被撤回,是2017年的兩倍,其中有6項是中國企業進行的并購交易。這些新出現的投資審查措施,使得國際投資環境更加難以預測。在這種情形下,需要加強國際投資政策協調來減少不確定性。各國加大投資審查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對國家安全的關注,主要的擔憂是先進技術外流、民用技術軍事化、關鍵基礎設施外資化等問題。因此,需要就此類關切展開國際對話,探討制定外資審查機制的共同標準,加強這些機制的透明度和合法性。

  在全球數字經濟國際規則中發揮更加重要的作用

  數字經濟發展在短時間內創造了巨大的價值,但與此同時也給經濟生活帶來了嚴峻挑戰。首先,數字經濟所創造的財富高度集中在少數國家、公司和個人手中,日益擴大的數字鴻溝使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最不發達國家更加落后。在最不發達國家,只有五分之一的人使用互聯網,而在發達國家有五分之四的人使用互聯網。非洲和拉丁美洲合起來擁有的主機代管數據中心占世界總數不到5%。這種數字鴻溝如果不加以解決,將加劇現有的收入不平等。其次,數字平臺的市場壟斷地位加強,數據資源控制權更加集中。數字平臺在世界經濟中越來越重要,2017年市值超過1億美元的平臺公司總價值超過7萬億美元,比2015年增長了67%。一些全球數字平臺在某些領域具有絕對強勢的市場地位,例如,谷歌擁有大約90%的互聯網搜索市場,而臉書占據了全球三分之二的社交媒體市場。這些數字平臺擁有眾多用戶和數據,更容易利用先發優勢擊敗潛在競爭對手。與此同時,全球性的數字平臺對數據控制占據主導地位,其他國家或個人雖然是原始數據提供者,但無法分享數據所產生的價值。再次,數字經濟稅收分配矛盾突出。數字經濟跨國公司的利潤征稅地與價值創造地嚴重不匹配。發展中國家是全球數字平臺的重要市場,其用戶對價值和利潤作出重大貢獻,但是卻沒有享有適當的征稅權??傮w來看,數字經濟領域的國際規則幾乎仍是空白。

  因此,積極填補該領域的規則空白既是全球治理的重要內容,也是實現國家利益的重要環節。一是推進數字經濟實現普惠性。探索將數字經濟發展納入國際援助政策目標,加強在“數字絲綢之路”等若干行動的第三方合作,在數字基礎設施方面“補短板”,提高互聯網普及率,努力縮小數字鴻溝,實現更公平的數字化利益分享。二是促進數據政策的國際協調。加強政策對話,促進發展中國家充分平等參與,促進中小企業融入全球價值鏈,在包容發展原則下尋求數字經濟更大的價值創造。充分探討處理關鍵議題,特別是數據安全、數據隱私、數據資源控制權等問題,在兼顧公共關切和投資者利益之間尋找適當平衡點。三是推進稅收政策國際合作。統一協調,平衡各方稅收利益,給予數字交易本地市場和用戶所在地更多征稅權。充分發揮G20、聯合國國際稅務合作機制等跨國平臺的功能,加強國際稅收的治理能力和水平。加強國內數字經濟稅收研究,維護國家稅收利益,提高在國際稅收領域的制度競爭力和話語權。

  加快構建與國際規則緊密接軌的跨國投資合規體系

  隨著我國企業大規?!白叱鋈ァ?,境外投資經營合規風險也越發突出,主要有海外腐敗風險、環境合規風險、勞工標準合規風險等。合規是我國企業海外經營行穩致遠的前提,也是提升國際競爭力的重要方面。因此,加快構建跨國投資合規體系十分緊要。首先,在國家層面完善內外統一的企業合規體系。需要加強頂層設計,適應內外部環境變化,構建境內境外一致的企業投資經營的合規管理體系,明確企業合規管理內容,制定企業合規管理法律法規。其次,對接和參與國際組織合規制度。充分了解和對接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機構設置的企業合規標準及跨機構制裁協議。與此同時,積極參與新領域的國際標準制定工作。最后,增強合規管理針對性,規避發達國家長臂管轄風險。深入研究相關國家法律,全面掌握潛在風險點,明確企業海外經營行為的紅線。設置相應對沖機制,在適當時機考慮建立我國的《反海外腐敗法》,既規范企業境外經營行為,同時預防長臂管轄風險。

  探討涉非投融資國際合作,穩妥參與國際主權債務多邊協調

  隨著“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深入發展,我國對非洲投資增長加快。因此,需要就對非投融資和債務問題采取有效措施,積極應對,這既是維護我國作為重要債權人權益,也是提升在全球治理體系話語權的必然選擇。第一,探討涉非投融資的第三方和多方合作,推動部分重大項目多元利益捆綁,以此分散風險并疏解國際輿情壓力。第二,推動建立中非債務問題雙邊磋商機制,支持非洲國家提升債務管理能力,引導其合理控制債務融資規模。第三,理順國內對非主權債權管理體系,深入研究巴黎俱樂部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債務處理規則。針對現行國際規則不合理之處,提出改進方案,增強我國在國際債務管理體系的影響力。

  防止經濟活動的中央節點被隨意控制和濫用

  隨著全球化經濟活動的增多,出現了一些信息匯集的中央節點,加劇了國際經濟關系的權力不平衡。最具代表性的是金融系統中的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這是一個國際銀行間非盈利性的國際合作組織,運營著世界級的金融電文網絡,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通過它與同業交換電文來完成金融交易。目前,200多個國家和地區、11000家金融機構都在使用SWIFT系統,其每年處理的金融交易信息多達65億條,而且還呈現出指數級增長的趨勢。SWIFT創立的本意是讓跨境交易更加便利,但是當這種節點出現之后,反而讓一些國家獲得了兩種武器。一種武器是“圓形監獄”,像是一個圓圈狀的監獄,中間有一個監視塔,監獄長在這個塔里就可以輕易地監視整個監獄。SWIFT作為一個金融信息中心,猶如中央監視塔,控制者能輕易地掌握和跟蹤全球的金融活動。另一種武器叫作“咽喉點”,當大量信息都匯總在一個中央節點,它就成為咽喉要道,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例如,美國曾讓SWIFT停止向伊朗提供金融信息服務,以此對其實施制裁,將伊朗的整個銀行系統從國際支付體系中隔絕出去,對其造成災難性的打擊。從這一角度看,全球化并沒有讓權力分散,反而讓權力更加集中。隨著全球化的深入,信息中央節點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如果誰掌握了中央節點,就相當于掌握了影響全球經濟的秘密武器。因此,在全球投資治理中,應重視和防范信息節點被武器化,這需要通過世界各國共同制定國際規則,通過立法活動或相關治理框架,防止經濟活動的中央節點被隨意控制和濫用。

(責編:畢陽)

黔西南挖部贸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