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解決資金難題

2020-02-28
28 2020-02

08:39

分享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董小君

  突發的新冠肺炎疫情不僅在宏觀層面給財政造成了直接負擔,而且在微觀層面給企業帶來了流動性困難。解決這兩個層面的資金難題,是能否在有效控制疫情的同時加快恢復生產、掐斷疫情對經濟造成重大沖擊風險的關鍵所在。

  新冠肺炎疫情對需求側與供給側均有影響

  此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對于經濟的沖擊都是短期的,疫情消退后經濟增速將會重新恢復潛在增長趨勢。觀察當前的經濟發展狀況可以發現,疫情對經濟的影響既包括需求側也包括供給側。

  從需求側來看,疫情的沖擊在短期導致了消費、投資和出口的下降。特別是由于大量的服務性消費受到抑制,位于第三產業的服務業尤其是線下服務業陡降,急需復工復產才能夠持續發展。因此,對需求側的沖擊最終主要體現在對第三產業的影響上。

  從供給側來看,疫情的沖擊最終主要體現在對第一、第二產業的影響上。規模越小的企業受疫情影響就越大,疫情的持續在短時間內可能造成不少中小微企業資金鏈斷裂和債務違約,進而導致就業下滑。尤其是居于第二產業的大量中小微制造業企業,亟待解決流動性緊張,人力不足的困難。

  從外部環境看,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現恰逢中國經濟轉型期,在經濟下行壓力本來就比較大的情況下,疫情對經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負面影響。自疫情出現以來,各級政府以最大的人力財力應對挑戰,導致短期內各級財政的資金壓力陡然上升。

  基于上述分析,減少疫情對經濟的沖擊,在微觀層面,需要幫助中小微企業解決流動性困難,防范因資金鏈斷裂引發的各類風險;在宏觀層面,可以考慮基于國家資產負債表,構建合理的成本分擔機制,降低財政風險。

  微觀層面需要幫助中小微企業解決流動性困難

  中小微企業是微觀經濟運行的基本細胞。雖然新冠肺炎疫情不會改變我國經濟的中長期走勢,但對于普遍規模較小、資金有限、抗風險能力弱的中小微企業而言,短期沖擊還是很大的,急需“精準施策”緊急救助。

  為小微企業提供流動資金貸款。一是央行增加再貸款額度。在疫情防控期間,央行向主要的全國性銀行和湖北等重點?。ㄊ?、區)的部分地方法人銀行提供了總計3000億元低成本專項再貸款資金,有效地解決了許多企業的短期流動性困難。根據測算,如果央行定向給互聯網銀行和中小銀行再增加2000億元左右的再貸款額度,是可以幫助那些受沖擊大的小微企業渡過難關的。二是發行小微專項債券。在特殊時期,可以建立綠色快速通道,在銀行間債券市場發行小微專項債券或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尤其是給那些風控能力強的互聯網銀行和中小銀行充足的發行額度,因為他們的服務能廣泛覆蓋“長尾端客戶”。

  幫助中小微企業清算“應收賬款”。中小微企業的資金困難總是與高企不下的應收賬款相伴隨,這是因為在現實中,有相當一部分的中小微企業是在大企業主導的供應鏈生態中生存的,大企業的壟斷優勢使得中小微企業不得不將部分回流資金“沉淀”在應收賬款上。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全國946家中小企業板塊,應收賬款均值11.3億元,營業收入均值38.11億元,應收賬款占營業收入的比重為29.651%;全國799家創業板企業,應收賬款均值6.28億元,營業收入均值13.55億元,應收賬款占營業收入的比重為46.345%。這兩部分加總為17.58億元。面對當前的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如果能夠將拖欠的應收賬款“活化”為中小微企業的現金流,其價值不低于貸款的作用。

  盡快出臺針對小微企業的減稅降費政策。在短期內,可以考慮減免受到沖擊的小微企業員工3個月的社會保險支出,對部分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地區可延期6個月收繳。長期來看,可以考慮進一步降低社保繳費率1~2個百分點,進一步減輕企業成本壓力。對于受疫情影響嚴重的餐飲、住宿、交通、旅游等行業的小微企業,可以考慮減免征收3個月的增值稅。

  出臺受困小微企業的專項補貼和減免租金政策。對就業貢獻大、暫時遇到困境的小微經營者,財政應拿出專項資金進行補貼;央行也可以給予貸款貼息,確保其恢復經營、穩定就業。同時引導相關的業主、平臺減免小微企業在停業期間的租金,比如商場減免租金后可以抵扣相應稅費,發動各界力量為小微企業經營者紓困。

  宏觀層面可以考慮建立成本分擔機制

  國家資產負債表是將一個國家所有經濟部門的資產和負債進行分類,然后分別加總得到的報表。一張完整的國家資產負債表一般由政府、居民、企業和金融機構四個經濟部門的子表構成,顯示了一個國家在某一時點上的“家底”。從國家資產負債表看,抗擊疫情之類突發事件的成本應當可以由政府、企業、金融機構、家庭(儲戶)四部門來分擔。

  政府部門可以通過提高財政赤字率與地方政府債務限額來緩解資金困難。一是提高赤字率。2008年以來,中國政府財政赤字率平均僅為1.5%,遠低于歐美日等發達經濟體3.5%至7%的水平。在當前形勢下,適當提高財政赤字是降低全社會經濟風險的舉措之一。如果2020年將財政赤字率從2.8%提高至3%,按照2019年GDP為990865億元計算,意味著政府支出較收入要多1981.73億元;如果從2.8%提高至3.5%,則意味著政府支出較收入要多6936.06億元。二是提高地方政府債務限額。根據財政部與統計局的數據,2018年全國31個?。▍^、市)中有29個?。▍^、市)的地方政府負債率都在60%的警戒線以內,這表明地方政府債務有較大的實施空間。建議2020年增加這些地區地方政府專項債務限額,給予他們更多項目資金支持。

  金融機構可以通過減免利息來分擔成本。我國的金融業以銀行業為主。以2019年上半年A股企業利潤分析,金融業凈利潤突破1.14萬億元,其他行業之和僅1萬億元;金融業占全部A股凈利潤達54%。這些數據表明,銀行具有通過減免利息來承擔疫情成本的能力。筆者測算,如果金融機構直接免除企業貸款利息1個月,并適當允許中小微企業延遲1個月償還本金,可產生3357.06億元的資金流動性。而且從整個金融體系的運行情況來看,中小微企業貸款規模在整體貸款規模中的占比相對小,銀行業是可以承受上述成本的。

  國有企業可以考慮直接讓利。國有企業大多處于產業鏈上游,規模大,對沖風險的能力強。在疫情面前,國有企業應與廣大中小微企業共渡難關。一方面,石油、石化、交通、電力、電信等上游國有企業可以直接讓利給相關產業鏈中下游的中小微企業。另一方面,對那些承租國有企業所屬的經營性房產的中小微企業及個體工商戶,可以考慮免收今年2月和3月的租金(含攤位費)。

  通過降低基準存款利率,讓全體居民分散一部分成本。我國存款基準利率自2015年10月以來再也沒有調整過。截至2019年12月底,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為198.16萬億元,如果央行一次性下調基準利率0.25%~0.5%,就能釋放4954~9908億元資金。這些流動性資金分攤到各個存款人,大多數額較小,可以承受,但總量可觀,可以用來緩解中小微企業的資金困難,支持企業接續發展。

  〔作者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經濟學教研部副主任〕

(責編:畢陽)

黔西南挖部贸易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