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壓力大越要精準調控

2020-06-17
17 2020-06

09:14

分享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蔡之兵

  新冠肺炎疫情給我國經濟增長帶來的沖擊已無可避免,采取更有力的宏觀調控政策來避免經濟增長的下滑,已經成為各界共識。然而,越是增長壓力巨大,越是需要更大力度的宏觀調控政策,就越要強調宏觀調控機制的精準性。

  宏觀調控的本質是一種“對沖”,即中央政府通過各種政策資源來對沖不同危機給經濟主體帶來的負面影響。調控政策提供的“彈藥”能否被精準傳遞至受疫情沖擊的各類經濟主體,將直接決定宏觀調控政策的效果。由于此次疫情直接作用于經濟活動最基礎的“人”這一要素,一經暴發,整個經濟體系就立刻處于“失血”狀態。想要把經濟體系從“失血”狀態救出,一方面需要對癥下藥,即盡快研發出能夠遏制病毒的疫苗,另一方面則需要運用宏觀政策給一個個正在無故“失血”的經濟主體精準補血。而傳統的依靠銀行、國企、債券、利率等中介傳遞渠道的調控思路具有間接性和局部性,既無法及時應對此次疫情的直接沖擊,也難以滿足受損經濟主體的普遍性復蘇需要。因此,緩解疫情帶來的巨大壓力,既需要更大力度的宏觀調控政策,更需要強調宏觀調控機制的精準性。

  與很多其他領域政策的“一視同仁”要求不同,精準的宏觀調控機制首先需要強調因地制宜。這是因為我國區域間差異顯著,即使面臨同一種疫情沖擊,由于各自經濟地位、經濟基礎、規模結構、地理區位、人口結構等屬性不同,不同區域受到的影響程度和防控要求也不相同。因此,想要保障宏觀調控政策效果,應該構建針對區域個體的精準疫情防控機制。對位于邊境地區和交通樞紐位置的城市,要提高疫情防控級別和常態化疫情防控工作體制;對經濟實力雄厚且人口規模巨大的城市,其調控目標是探索一套能夠同時實現平穩復工和安全生產、生活的疫情防控機制,兩者缺一不可;對產業結構單一且人口規模較小的城市,要在保障疫情防控安全的基礎上,鼓勵這些城市抓住機遇進行產業升級。

  保障宏觀調控機制的精準不能止步于宏觀區域層面的因地制宜,而應探索宏觀調控政策精準到人、精準到企的聯通渠道,使得寶貴的政策資源能夠定向流入受沖擊的企業和居民個體,直接緩解疫情對經濟主體的負面影響。

  一方面,就企業層面的精準調控機制而言,各地政府應盡快建立轄區內部企業運行信息系統,全面掌握轄區內總體企業數量、企業行業分布結構、規模以上企業比重、中小微企業數量、企業運行情況等信息。針對企業因疫情而遭受的損失和面臨的困難,由政府直接補貼或者采取特定的包括增加無息貸款、減免歷史貸款、降低土地成本和房租租金、降低“五險一金”等政策工具予以救助,而不再單一地依賴于傳統的貨幣與財政政策。另一方面,就居民層面的精準調控機制而言,應建立針對中低收入群體的精準定向直接補助機制。需統籌金融部門、稅務部門、統計部門的居民收入信息,建立居民金融信息數據系統,精準識別中低收入居民群體,實施更為精準化的幫扶。

  強調宏觀調控機制的精準性,不僅僅是為了緩解疫情對經濟增長的負面沖擊,更是保證人民生命安全的必然要求。實際上,北京近日疫情的出現也再一次證明,只有既強調對經濟主體的精準調節,又重視對疫情傳染的精準防控,我們才能真正打贏這一場防疫阻擊戰。因此,我們應借此疫情大考帶來的壓力,全面深化改革,構建精細化管理體制、精密化運行體制、精準化調控機制,實現國家治理體系“收縮自如、進退裕如”的功能目標,既為此次疫情應對提供支撐,也為未來順利渡過“驚濤駭浪”奠定基礎。

  〔作者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責編:畢陽)

黔西南挖部贸易有限公司